【话剧剧本】时之风

本贴最后更新于 187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时移世改

标题“时之风”是双关,可以理解为把人裹挟着走的“时间之风”,也可以理解为“时代的风气”。

第一幕:一中教室

谢 云:李文革,你成绩怎样?能上本科吗?

李文革:(低头叹气)八成上不了,大概还是只能大专。不过这也好。你知道,我家经济状况不好,大专只用学三年,还有国家补贴,很快就能减轻家里的压力。

谢:你不考虑复读一年,拼一拼本科吗?

李:(摆手)我真的考不上。

王国正:(轻蔑)哼,你们还在考虑复读?真是浪费良机。现在可不是读书的时候了,我哪的志愿都不报。

谢、李(惊讶地):什么?你不上大学?

谢:你的成绩考本科完全没问题,又是独生子女,家里也不愁钱,怎么就……

王:(不耐烦地)不是说了吗?现在不是读书的时候了。

李:你这话什么意思?

王:你们都不看报纸吗?

李:我家没订。

谢:高三了还有什么时间看报纸?

王:哼,一看就是死读书。学习给我们选择的权利,而了解时事能让我们得知如何选择,有何可选。再怎么忙于背书复习,报纸也不能不看!

谢:好吧,那报纸上说什么了?

王:邓小平几天前去了深圳,要开始全面搞市场经济啦!

谢:市场经济有什么学问吗?

王:那学问大了。不过简单来说就是自由生产、自由买卖。

谢:自由生产,自由买卖?那么,市场上价格就不固定了?

王:对,而且我看所有商品都会涨价。

谢:所以你想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这可是犯罪啊!

王:(得意)嘿,市场经济搞起来就不是了。给我一点钱,一年时间,我能让它翻十倍!

谢:然后你就有钱?

王:不!我还要继续,让它翻一百倍、一千倍!

李:可你有钱又能做什么呢?也没什么东西好买啊。

王:你别不信,商品很快就会多起来了。过几年,钱可以买洗衣机电视机,再过几年,钱就可以买到老婆、买到儿子!(表情逐渐扭曲)将来没有什么是钱买不到的,一切都将成为商品。吃、穿、住、用,从服务,到劳动,再到权力,什么都是商品。只要有钱,就能拥有一切,无论是知识还是感情,没有钱,就什么也没有!

谢:(气愤)你怎么能说钱可以买来知识和感情!或许以后,钱可以买到成绩,买到老婆,但绝不可能买来知识和感情,尤其是感情!

王:哼,等你亲眼目睹的时候就说不出这话了!

谢:(手指王)王国正!你……!(生气地拿起一本政治书)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污秽之物!

王:(气笑)别扯那些之乎者也,你说污秽就污秽?在历史发展大潮面前,无论是道家、墨家还是儒家,都将是软弱不堪的,走着瞧吧!(抱臂转身面向李文革)而且,等推广了市场经济,铁饭碗就不复存在了。现在分配去那些小工厂的大学生们,没过几年,就得丢掉饭碗!

李:失……失业?国企还能有失业?

王:既然中国可以有市场经济,那为什么国企不能有失业?国企还能倒闭呢!信不信由你,走着瞧,到时候可你们千万别后悔!

谢:(放下书但扭头不看王)反正我准备考师范,再怎么改还能改到老师上头?

李:(殷勤羡慕)谢云,要是我有你那样的成绩和口才,我也要去当老师,绝对的铁饭碗。

王:(不忿)哼,改革对老师倒是应该没啥影响,但是你们就甘心拿着那一点工资?

谢、李:(谢坚定自信,李略带自我安慰的软弱)老实人是不会吃亏的。

旁白:王国正没有继续学习,高中毕业后直接投入市场经济浪潮之中,几经摸爬滚打,最终成为了一家电子产品制造厂的老板。谢云考上了华南师范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普通的高中教师。李文革大专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水泥厂担任财务。然而不久,国企倒闭的狂风席卷至他所在的水泥厂,他很快下岗。李文革几经辗转,来到王国正的工厂里工作。转眼间,二十年过去了。

第二幕:一中教室

(若删去第一幕)前情提要:上世纪 90 年代,一中曾经有那么三个同学。从相同的起点出发,结局却如此不同。三个人之中,眼界最广的王国正,没有选择参加高考,而是选择投入市场经济大潮之中。几经摸爬滚打,竟成为一家电子产品公司的老板。成绩最好的谢云,考入了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

旁白:二十年后,王国正的儿子王轩、李文革的女儿李晓、谢云的女儿左星竟在一中再次成为了同学。

(三人做疲惫状走进教室,王轩拧开一支雪碧大喝,李晓在抽屉里翻试卷,左星拿起奥英竞赛书)

李晓:(抽出一张卷,向左星抱怨)星星,刚才跑操跑得我脚好痛。

左星:嗯?是不是脚踝不舒服?

王轩:(咽下一口雪碧,嗤笑)那你还穿回力?这运动鞋也跟板鞋一样的,分分钟伤关节。

晓:(嘟囔)是是是,王少爷你有钱你穿耐克。

轩:啧,不是耐克,是 naiki!没文化。

左星:(推眼镜)耐克有什么问题吗?

轩:左大学霸连这都不知道?耐克是土读音,naiki 才是标准发音。

左:既然在中国难道不能用中文?

轩:谁会用中文喊外国牌子?土不土啊。

左:你……懂不懂什么叫文化自信?!

轩:文化自信?我可是要出国的,才不呆这跟你们一起吸霾。

左:没移民你就还是个中国人!(无奈)和你聊不下去。(拿起笔勾画)

轩:(白眼)也不知道哪来的迂腐思想,糟蹋一副好脑子

晓:(皱眉)王轩,你这样让我很不舒服。

轩:哟,怎么?刺激到你了?

晓:(垂目)你……让我想起我爸每次喝醉都会提起的一个人。

轩:哦?什么人呐?

晓:他老板,王国正,也是他高中同学。毕业后我爸去读大专,王国正下海经商,结果后来阴差阳错,我爸成了他厂里的工人。(微恼)没想到王国正一开始还对他冷嘲热讽的,(沮丧)但后来就只是把他当成普通员工了。我爸生病影响效率的时候,王国正动不动就说要炒了我爸……

轩:噗,(憋笑憋不住)哈哈哈哈哈

晓:(恼火)你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

轩:(带笑)诶不是……你爸是不是叫李文革?

晓:你怎么知道?

轩:(挑眉)因为我爸呢,也和我说过,他厂里有个员工,叫李文革,是他高中同学。当初不听劝,不肯一起下海,去读了大专。结果毕业出来几年后就丢了饭碗,最后还来了我爸的工厂。你说好不好笑?(慢悠悠)我爸常和我说,千万不要学李文革,要审时度势、看清时代、把握机会,才能走上人生巅峰 ~

晓:你爸就是王国正?!

轩:(得瑟)没错,原来你爸是我爸厂里工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晓:靠着自己劳动吃饭,有什么可耻的吗?

轩:(摊手)对对对不可耻不可耻,不过你爸的劳动可不止让你们家吃上了饭,还让我们家吃上了饭。

晓:你什么意思?

轩:(扭头,调侃)左智慧星,你上个月不是老抱着你那《资本论》吗?跟我们老实善良积极的小李讲讲那套剩余价值理论如何?

左:(有些不情愿,但看看李晓还是开了口)……简单来说就是你爸拿到的工资比他工作创造出的价值少,这个差值养活了王轩他家。

晓:(咬下唇)那又怎样?劳动光荣,不劳动可耻,王轩,我并不羡慕你的家庭。

轩:(白眼)管你羡不羡慕,反正你以后就不要想看见我的眼睛了。

晓:不看见你眼睛,能看你哪里?

轩:鼻孔。

李:你有病啊!

左:(看不下去)王轩,过分了。

轩:……切。(抱臂扭头)

李:(沉着脸)我父亲是人,我是人,你父亲和你也是人。

轩:So what?人也有三六九等啊,老板和工人本来就是两个阶级。

晓(气得发抖)

左:(抿唇)王轩,我知道你家境好,但也不能不尊重人。怎么能对一个女生这么说话?

轩:女生怎么了,尊重不是白给的东西,总得有让我尊重的价值。你好歹智商高,我考不过你我服气。她?没钱没脸没脑,我凭什么要尊重她?

左:(叹气)每一个人不都有平等的人格吗?如果没有喝水,大家不都会渴吗?如果没有吃东西,大家不都会饿吗?如果被针扎一下,大家不都会痛吗?如果被鄙视,大家不都会……

轩:(挥手打断)停停停,奥英教材还有莎士比亚吗,你怎么张口就台词?几百年前的话省省吧,没用。斯大林还说呢:'教皇?他有几个师?'我现在倒问问你:'人格?那值几个钱?'”

左:(恼火)王轩,难道你就不是挥霍着爸妈的钱!钱难道是万能的吗?不尊重别人,怎么得到别人的尊重!晓晓,我们走!

轩:(摸鼻子)一个书呆子一个无产阶级预备役,谁稀罕啊,我还忙着打排位呢。(翻出手机)特别是你,李晓,人书呆子还有清高的本钱,你?呵。(转身)你们爱走不走,我告辞了!

(王轩拿零食与手机退场)

左:就一被家里惯坏的二世祖,我们不跟他计较。

李:(低头)你不用安慰我。王轩说得没错,我确实没什么值得被尊重的。

左:那就让自己有值得被尊重的东西啊!

李:(抬头)你说的轻巧!我智商不如你和王轩,我的家境刚才你也知道了。

左:这难道是你自我否认的理由吗?

李:(红眼眶)不行吗?我爸用他半辈子时间都没能获得王轩他爸的一丝尊重。

左:时代不同怎能一概论述。

李:有什么不同?用你的说法,我爸不还是在被王轩他爸剥削吗?十年前被剥削,现在被剥削,十年他还会继续被剥削。(抽噎)十年前他抬不起头,现在抬不起头,十年后还是抬不起头!(哭腔)王轩现在用鼻孔看我,十年后他也一定会继续用鼻孔看我!

左:不要自暴自弃!我们老师不是曾经说过吗,“你若自我放弃,我也无能为力。你若拼尽全力,我便不离不弃。”只要你愿意努力……l

李:(打断)你别用议论文那套忽悠我,我哪里不努力了呢?我笔记比你详细,听课比你认真,作业也交的比你齐。你上课走神下课浪,笔记乱七八糟作业经常不做,还喜欢玩手机,照样排名甩我一大截,天生的东西我能改变什么!

左:(尴尬)你……我……

晓:(反应过来,慌乱)对不起,(抽噎)我……我口不择言……

左:(长叹,沉吟片刻)谁说你改变不了?有些人看上去并不认真,但他们在背后的努力又有谁知道?对,我上课是不怎么听,因为我早就学过,可以一心二用边刷题,不然你当老师点名我是怎么回答的?

晓(捏衣角)

左:我笔记是挺乱,但自己看得懂就行,记那么详细反而顾此失彼,你的手速真的跟得上老师语速?

晓:我……

左:(语气渐冷)我作业不交齐是老师同意的,很多重复性工作根本浪费时间,我还要留空余给奥英。

晓:(咬牙)可这是你这种人才能用的方法,我有那个脑子和精力超前学习吗,我天生基础就不如你!

左:(笑)是吗,基础还不是一点点打下来的,能上一中没必要怀疑智商,你就是懒而已。(直视李晓双眼)小学初中学完教材就选择轻松,所以只能高中跟进度跟得筋疲力竭。

晓:(扭头避开)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积累积累,你每次经验分享都是积累,已经高二了,我上哪去积累!

左:(严厉急促)那你高一在干什么!!

晓:我……我……(哭腔)

左:(缓和)扪心自问,你的所谓努力,是真实,还是看起来像?甚至成为你自我安慰的借口?因为知识不牢,做题效率低,赶作业到凌晨;那么早回教室自习,却只是在补昨晚熬的夜;上课犯困没有思考,笔记一大堆,攒到考前也没时间看;出于补偿心理,一开始学习就像要拼命,一停下来,怠惰期可以无限长。(笑)以前我就是这样。

晓:……

左:只要你想,什么时候都不晚,再不开始,只会更晚。

晓:我……

左:记住,任何没有计划的学习都是作秀,任何没有走心的努力都是貌似。上天奖励所有努力者,不成功要么是努力不够,要么是在假装努力!请相信,你期待的未来,就在你奋斗的每一个日夜里向你微笑、招手!

晓:(羞惭感动外加一点哭笑不得)你……你是真拿我当议论文写吗

左:(正经)抱歉,习惯了。嗯……等会我给你列个每日计划,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你坚持,前两百小菜一碟!别说鼻孔,王轩想用鼻毛看人也是他的事,我们只需做好自己。

(同学甲进教室)

晓:(握拳)嗯……我的未来才不是那种眼高于顶的家伙几句话就能决定的!我不去社团了,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用努力创造自己的未来!

同学甲:社团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它,会学傻的吧……

左:(瞪)你懂什么,如果精力不足,当然要专注于学习。李晓!过去或许属于投机取巧的人,但未来一定属于我们这些努力拼搏的人!我倒要看看,是靠投胎的暴发户二代更有未来,还是我们的拼搏更有未来!

(同学甲目瞪口呆,拿着饭盒轻轻溜走)

(音乐进入高潮)

旁白:从那以后,李晓开始了一段目不窥园的奋斗时光。

场景:李晓、左星作学习状,背景中,同学拿着日月交替跑过。

李:星星,你看政治书上这句,我们要学会作出适合自己的职业选择,善于展示自己的风采。你说我以后该做什么呢?和你一样当个老师?

左:都总复习了你还在想这些,现在学习最重要!

李:我……你看它还有还写着“要具备创新精神和自主创新能力,发挥主观能动性。”你觉得我大学哪个专业比较好呢?高一的心理课我都没认真听。

左:……成绩上去了想学什么不行!你还是抓紧时间吧!争取上中大。

李晓:(嗫嚅)哦……好的……

旁白:时间如白驹过隙,王轩高三上学期便出国留学。李晓在左星的帮助与监督下成绩大幅提升,高考总分上了 600。

(bgm 停)

李:爸,老师说我的分数应该能上中大,只是可选专业不多,稳妥的只有这几个。

革:我看看……公共管理?这个好,我听工友说这是考公务员的专业呢,对吧。

李:对,不过老师说这些就业面比较窄,我可以考虑一下其他次一级的学校,好选专业。

革:(不耐)你想什么呢,中大不好吗,这种名牌大学担心什么就业,还离家近。公务员给国家办事,铁饭碗!你爸做了一辈子工人,就等着你长脸呢!

李:(犹豫)嗯……好……

旁白:李晓考上了中山大学公共管理专业,继续埋头苦读;左星进入北师大外语系,开始准备考证考研;王轩则在美国一所商学院镀金。

眨眼间时光飞逝。大四下学期,李晓因为综合素质的欠缺没能通过公务员面试,父亲李文革却以“女孩学历不用那么高”和“早点分担家庭压力”为由,不让李晓考研。她只好走进人才市场。

第三幕:人才市场

布景:摆两排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放着若干张纸。李晓四处胡乱走动,将手中的纸分发到每桌。

李(边投简历边四处走动):请问能您能考虑一下吗?

幕后(杂乱又重复地):对不起、抱歉、我们不收公共管理系、要来的话先承诺五年内不生孩子……

李:(抱住脑袋)他们大学没我好,成绩不如我,为什么他们被录用了?

幕后(杂乱又重复地):非常抱歉、应届毕业生没经验、她承诺十年内不怀孕、他专业对口……

李:(捂脸)为什么!为什么!

旁白:公共管理专业的体制外就业率一直不高,在加上女性的求职弱势,尽管出身中大,李晓仍是处处碰壁。几经辗转,她成为了一家软件公司的财务部统计文员,从此步入表面光鲜的白领阶层。

对不善交际的李晓而言,新环境陌生得可怕,却不能再如学校般不管不顾。她努力处理着人际关系,却因为性格软弱,成了可欺的对象。

第四幕:软件公司

李晓同事:(背景)李晓,帮我装壶水;李晓,帮我把这份文件给周总;李晓你不是公共管理的吗,看看我这个文件吧……

李晓:好/好的/行行行……

王轩(登场,粉色衬衫领口开四扣,外套披肩,发型骚包):大家好啊!

众管理层(西装革履):王总好!

轩:嗯,财务汇报一下我去法国这两周的情况,其他人散了吧。

李(小声问身旁同事):这谁啊?主管腰都要弓成虾米了……(仔细一看)咦?王轩?

同事甲:(小声)你也听说过他?这可是公司大股东的儿子。别看穿得像个浪荡子,嗯好吧的确挺浪荡的,但他也是有能力,平日各国飞,神龙见首不见尾。只要他想,炒掉谁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李:是吗……

同事乙:(小声,不忿)你在这拍马屁他又听不到,不就是个镀金海龟,吃老本的富二代,本事不怎样,资本家论调倒是学了个十成十,哪天他爸在医院嗝屁了,看他还怎么镇的了场。

同事丙:不用他镇,他爸这几年不也没怎么管事?管事的人都是花钱雇的,他这几年都是坐着收钱。

乙:呵,雇来就一定忠诚吗,你当隔壁被架空然后蚕食股份的前老总不存在?他要还是这么不靠谱,公司早晚不姓王。

甲:去去去,你这么能说怎么还是个会计。

丙:都打住,他们过来了。

(王轩和财务经过李晓座位,偏过头停顿了一下,李晓连忙做伏案工作状,王轩抬抬眉,若无其事地下场)

(关灯,左上场坐下)

旁白:也许是受左星熏陶,李晓并不愿意攀同学关系。

(追光亮)李:(拿电话)星星,我公司老总居然是王轩!

(追光亮)左:(拿电话)啊?他……嘲笑你了?

李:没有,他用鼻孔怎么能看见我。这种人哪里会记得住高中同学。

左:(笑)别想那么多,好好工作。

李:嗯!(追光灭)

(左星勾画书,微信叮咚)

教授:你真就打算考个研回去当中学老师?

左:是。

教授:我没有看不起的意思,只是以你的才能完全可以继续深造。

左:做老师是我的梦想。

教授:那,你可以争取留校啊。

左:我更想培养祖国未来的栋梁,一中挺好的。

教授: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中学老师绝对比你想象中辛苦,到时别后悔。

左:(笑)不会的。

教授:算了,你喜欢就好。

(左星放下手机继续勾画书本)

(关灯,道具组搬一块一人高的挡板放在台右,王轩上场站在板后)

旁白:半年后的一天,午休时间,李晓下楼拿外卖经过一条走廊入口。

(李晓在台左从后往前低头走得匆忙)

王:(咬牙)是不是钱没给够,你们不肯尽力!还要多少,说!

(李顿住,向右张望)

医生:(电话音)王先生,我们真的尽力了。

王:(深呼吸,从右走出挡板,捏眉心)抱歉我失态了,我……下午来见他最后一面。

医生:我们理解您的心情,请节哀。我会联系 ICU 那边给您安排,请您尽快。

王:好。

(王轩挂电话,锤墙,撑额)

王:(喃喃)……她说的没错,钱不是万能的……我不过是个挥霍他二十多年的废物……(锤墙 again)

(王轩瞥见李晓,一僵)

王:你怎么在这!

李:我……我我……我路过。

王:(冷漠)你都听见了?

李:……节哀顺变。

(王轩沉默)

李:(试探)你刚刚说的是左星?

王:与你无关。

李:你……

王:(打量李晓一眼,嗤笑)你就没有一点身为员工的自觉性从我眼前消失?

李:(默默转身,又开口)我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得来的,你并不比我高贵。

王:你倒是会自欺欺人。(轻蔑笑)也是,从底层工人到白领对你们家来说真是个大跨越。

李:你!……呵,而你不过在原地踏步。

王:(恼羞成怒)可笑!(下场,灭灯)

(追光)李:(自言自语)李晓,你看,他有什么值得羡慕的。

旁白:王轩赶去医院见了王国正最后一面,脑电图静止的瞬间,他知道,不会再有人像父亲一样安排他的未来。医院回来后,在公司事务上几乎只做个样子的王轩,竟开始每月检查收支情况,并要求各部门每周汇报。他学着当年父亲的样子,接过年少有为的鲜花,孤独前行。

第五幕:一中校庆

旁白:五年里,王轩虽没有让公司有太大的发展,但基本接过了父亲的接力棒,让公司平稳地运行下去。李晓努力工作,晋升为审计主管。左星离开校园,回到一中,投身于教育事业。

这年一中校庆,三人竟又在一中重聚。

李:市优秀青年教师?几年不见,左老师厉害呦。

左:(不好意思)还好吧,诶?你最近怎样?

李:(笑)上个月晋升了审计主管。

左:恭喜,努力一定会有回报。

李:没有你,我肯定走不到今天。

左:不要妄自菲薄。对了,刚刚捐款名单第一行就看见了王轩,你们公司发展得挺好吧?

(王轩路过,边走边整理袖口,听见这句,随口道)

王:不上不下,勉强维持当年的水平罢了。

李:说曹操曹操到,王总你也别太谦虚,刚才还见您在和校长聊天呢,这是哪阵风把你刮来的?

(左星惊讶地看着李晓)

王:听见左大学霸夸我,(笑)来谦虚一下。

李:(掩嘴笑)听听,王总日理万机,还能记得星星你当年学神的英姿。

左:(笑了笑)晓晓你……变化挺大的。(抿唇)

王:(随意)她要还是当年那样,在我这混不下去。

李:(尴尬地看一眼左星)(职业假笑)这……王总您夸我有长进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吧。

(左退后半步,沉默)

王:(抬手调侃,同时随手转笔)李晓你收着点,左老师听了不高兴。

左:不……就是有点不太习惯。

王:(失笑)我当年到底什么眼神才会……(瞥见左星无名指上的婚戒)(错愕,笔掉落)你结婚了?

左:(抬起手抚摸戒指)嗯,研究生院认识的。

王:……都是老同学,也不通知我随个份子钱?太伤感情了吧?

左:广东人不兴这一套。

李:王总您早早出国留学,又事业有成,哪敢劳您大驾啊?

王:哪里哪里。(看着左星)现在小孩可精了,就没学生奉承过你?

左:我不喜欢听这种话,不过是想以对方虚假的愉悦来为自己换取利益罢了。

王:未必。该客气的时候总得客气。

左:所以我不阻拦。只要人会对奉承产生虚假的愉悦感,自然就有人将它作为前进的手段,就比如钱,虽然不是万能的,可也不妨碍商人逐利。只是这套在我面前没用。

王:你倒是……比以前看得透彻,这个小地方发挥不出你的才能。

左:但这就是我最想要的生活,平平淡淡,与世无争。反倒是你,你的信念,你的理想是什么?钱吗?

王:我……

左:(笑)三尺讲台小吗?一中小吗?只要心不小,哪儿都不会小。如果胸怀四海,又怎会无处施展?反观你在这么大的世界里辗转,又得到了什么呢?

(不等王轩回答,左星夹书转身欲离开,李晓追上拉住左星)

李:星星……我……对不起……

左:(安慰)你没错,我当年只在意你的成绩,也许是真的误了你……

李:(急切)不,是你让我有了选择的权利,是我自己误了自己!

(左星摸摸李晓的脸,笑笑,松开李晓的手,转身下场)

李:(喃喃)努力变得圆滑也是努力啊……(抬头看向前方,握拳)我不后悔。(追着左星的方向下场)

王:(苦笑)呵,我个孤家寡人,虽说对左星而言是没有得到什么,可于我自己而言,倒也没有什么后悔的。

(全剧终)

完成于 2018 年 10 月 21 日

灵感来自《华沙曲》和《人民的名义》的一部混剪,以及在深圳某运动里无畏的工人学生们。当然要感谢的还有曹禺《雷雨》,它为我话剧中的人物矛盾提供了思路。如果看过《人民的名义》的话应该觉得文中李文革的名字眼熟,正是在致敬《人民的名义》里的王文革。王文革是整个《人民的名义》里对剧情推动最关键的人物,也是唯一值得敬佩的人物。

剧情有修改。我创作的结尾是资二代要把无二代介绍给他表弟作老婆,被无二代以最后的尊严拒绝了。拒绝了之后呢?我不知道。另外资二代在原版里也没有死父亲。后来合作者觉得立场太明显、文学价值相应低了,并且成功说服了我。最后我让结尾由合作者操刀,让资二代父亲死得早了些,加入王轩暗恋左星作为暗线,结局也没那么黑了(?)

剧本的灵感以及主体是我的,第五幕剧情主要由合作者创作,语句方面合作者有所润色。合作者对署名的态度是“随便”,鉴于此次发布平台并非面向校内学生,我没有署上她的名字。

  • 小说

    小说是以刻画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环境描写来反映社会生活的文学体裁。

    26 引用 • 107 回帖 • 3 关注
  • 剧本
    1 引用
  • 话剧
    1 引用

广告 我要投放

欢迎来到这里!

我们正在构建一个小众社区,大家在这里相互信任,以平等 • 自由 • 奔放的价值观进行分享交流。最终,希望大家能够找到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成长。

注册 关于
请输入回帖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