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雅集】23

听蒋勋讲红楼,泪随音乐落下。

广州这次新冠感染的轨迹如下:一南宁人去了卢旺达,然后飞广州后,在荔湾路口的“又一茶点轩”楼下的酒店按规定了隔离了 14 天。隔离前后验核酸都无事,所以他好顺利地离开广州去了广西,但是到广西后就确诊了,而这个南宁人在隔离酒店途径时候感染给了龙津阿婆(简称龙婆)龙婆又感染给了自己老公。 龙婆去“又一茶点轩”饮茶期间感染给了送餐服务员,来自茂名的姚爱花,同时也感染给了另外一位住芳村鹤园的阿婆(简称:鹤婆)。 鹤婆回家后感染给了孙子(培真小学)、感染给了自己儿媳(中华花湾 1 号 A 区)。 龙婆再去过海珠区南州名苑探亲戚。之后亲戚不舒服就去了中山二院检查,阳性。

无论怎么活,只要是个人,就不能自律,也无法防灾。

红楼 300 年间,多少读者多少泪。生命只是一团欲望,红楼记录了这一切。

95 年前,大革命失败了,那时还没有儿童节,15 年前,清朝结束了。

处于时代变革中的人是痛苦的,如果不会写字,恐怕只有流泪。

不流泪,就只有流血。

而不流血,就去自尽。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今此事变,已无再辱”

第一任莫夫人,1896 年成婚。1907 年病逝于海宁,生有儿子王潜明、王高明、王贞明。

第二任潘丽正,1908 年成婚,育有儿子王纪明、王慈明、王登明,女儿王东明、王松明,1965 年病逝于台湾。

长子王潜明学业优异,1919 年与罗振玉三女孝纯结婚,并通过了香港大学的高等考试,还有机会留英,但他放弃了,听父亲的话进了海关。谁料,1926 年,27 岁的他因病早逝。罗振玉闻讯赶往上海,带女儿不辞而别。自沉后第二年,潘丽正携年幼的子女离开北京搬回海宁。1949 年,潘氏带部分子女迁往台湾。

《红楼梦评论》最终评的还是自己,每一个人活这一世都在挣扎,所以青春永远都令人神往,只是很多时候跑偏成了长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早夭反而是难得的幸福,只是活着的人却难以释怀。

美

多么痛的领悟 ✍

清一代西安府的知府共有 92 位:崔允升、白龙升、王希顺、孟继昌、陈维新、王汝楫、祁彦、胡朝宾、杨国正、张绍龄、叶承祧、刘芳标、邵嘉引、阿尔亲、董绍孔、彭腾翓、卞永宁、李杰、祖业宏、萧士蕃、江濯、庄祖贻、韩奕、高珙、徐容、桑成鼎、金启勋、赵世朗、潘柬鼎、蔡琏、王绍文、乌灵阿、朱闲圣、白嵘、蓝钦奎、张奎祥、成德、王嘉会、富躬、国栋、克尔图、王兴尧、王时薰、林文德、翁熠、周廷俊、田锡莘、舒其绅、武若愚、吴沂、吴学濂、朱勋、陈文骏、盛惇崇、樊士锋、方载豫、邓廷桢、鄂山、沈相彬、韦德成、云麟、李希曾、郭维暹、贵麟、白维清、徐栋、濮城、成瑞、段大章、蒋琦淳、何炳勋、沈寿嵩、吕傍孙、龚衡龄、杨光澍、李慎、宫尔铎、林士班、郑子兆、李楹、李希哲、文启、童兆蓉、周铭旗、胡湘林、胡延、傅世炜、张筠、光昭、尹昌龄、瑞清、胡薇元。辛亥革命西安起义显然没有姓蒋的知府。讲红楼时偶然说的一些故事,被考证派骂的体无完肤。除了西安二府街真实存在其他都是杜撰 ❓

🙋

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偏只我是杜撰不成

  • 游戏

    沉迷游戏伤身,强撸灰飞烟灭。

    135 引用 • 780 回帖

广告 我要投放

欢迎来到这里!

我们正在构建一个小众社区,大家在这里相互信任,以平等 • 自由 • 奔放的价值观进行分享交流。最终,希望大家能够找到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成长。

注册 关于
请输入回帖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