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 4.23 号会议文档树是否该被放弃?

是否应该放弃使用文档树直接转用 moc 进行文档管理?

话题起源:4 月 23 号思源笔记开设的笔记交流会议,会议里演讲者 fly 先生对于文档树的作用持否定态度,认为在其使用方法下文档树完全可被放弃。这与我的观点相左,本人认为文档树是个有用的设计,文档树和 moc 管理并不相冲突,结合使用效果更佳,下面阐述我的观点。

目的:我认为不管是使用文档树还是使用 moc,首要目的都是为了更快的找到自己想要的文件。

什么是 moc?

首先简要介绍一下 fly 先生和大家比较推崇的 moc 管理法。

moc 全称 Map of Content 内容地图,本质就是一个索引页,可以把他想象成一本书籍的目录,可以跳转到相应内容的目录页。

如果你要实践 moc 管理法,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建立一个新文档,在文档内构建你的内容地图,建立一个个新链接链接到你想要的文件。这之后你要做的就是维护你的目录页,保证他能通往你想要的内容的同时不混乱让你也能找到他,本质上还是文档分类的一种。详细起源可参考这 Map of Content,moc 的深度思考可看这 MOC - 管理链接而非本体 · 语雀 (yuque.com)

注意:moc 只做索引作用,其内不做其他笔记!moc 可以创建多个,我认为一个 moc 的建立并不能很好的管理你庞大的知识体系,如果你还记录生活,甚至还要包括你的生活体系在内。

moc 同样需要管理同样需要维护!当你笔记数量巨大的情况下,所有笔记都混在一起时;当你笔记间的联系不够明确,笔记的结构不够明了时;当你沉浸在记录时甚至不记得什么时候创立过一个 [[]] 文档时,我想 moc 也拯救不了你。

回到初始的目的,不管是文档树还是 moc 的建立是为了什么?我认为是为了方便的找到你想要的文件。就像一本书籍的目录页,他也不可能把整个书籍的知识点都放进去,一个 moc 的建立也不可能攘括你每个链接。当然你也可以通过链接间的跳转,通过搜索框的搜索来达到你找寻的目的,可这些都有个前提——你记得他是谁记得他放哪。

说了这么多,我并不是想否定 moc 管理。相反我非常推崇使用他,并且我自己也在使用,相比较文件夹管理和标签管理 moc 管理有着非常非常多的优点,详见可参考上面引用的这篇 MOC - 管理链接而非本体 · 语雀 (yuque.com)。但之上所说的问题确实存在,我们不可否认 moc 管理依然不能达到“当我们想找到某个文件我们就能找到他”这个目的。

文档树的弊端

之所以很多人讨厌文档树管理,是因为当我们只用文档树管理我们的文件时,会碰到我们常说的文件夹管理的弊端——包含多个主题的一个文件不知道将他归属到哪。当然 moc 管理完全没有这个弊端,同时链接到两个目录里就行。单纯的文件夹管理系统管理不了我们的文件,后面人们加上了个标签管理系统,文档多了标签乱了依然不能很好的管理,再后来又有了双链有了 moc 管理,谁也不知道 moc 多了又会怎么样。

文档树和 moc 的共同管理

我们不妨不要急着去否认文档树的作用,文档树就不能和 moc 一起构建文件管理系统吗?至少在文件组织上他是有可取的地方的。

首先我们要知道,思源的文档树不是文件夹,思源的每个文档就是一个个文件夹,用文档管理文档,是文档间的嵌套而不是文件夹的嵌套,这更适合我们的文档管理,更适合我们构建 moc 体系,文件夹系统的弊端在思源文档树里不会体现。

moc 管理文档,文档树管理 moc,细小知识点在 moc 文档下,这是我目前的管理方法。

我说不出目前我管理方式的优点在哪,但我知道当文档树不存在时,会给我造成以下困恼。

结语

既然目的相同,两者又不相冲突,为什么不试着共同管理,一刀切的做法在我看来并不可取,两者间既然能互补我们又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当然以上都是个人观点,个人思维难免有局限,如有考虑不周到的地方,欢迎共同探讨,友好交流能促进共同进步。当然还得感谢 fly 先生的演讲,受益匪浅,演讲内容在这思源笔记双链实践交流分享会回放 4-23_哔哩哔哩_bilibili,有时间的朋友可以看看。

碎语

其实我一直秉承着一个观点,能在不混乱有组织的同时快速找到你文档,不管你用的是什么方法,是被人诟病的文件夹系统,还是最新的 moc 体系,那都是成功的。没有一种方法是适合每个人的,最终还是得构建属于自己的方法体系,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当然也不能墨守成规、一成不变,当你觉得你的管理开始逐渐吃力时,我想你也该试着更新你的方法了,有时间看看最新的方法论去不仅可以开阔视野,还能完善自己的体系也是不错的,只要不沉迷其中随你怎么折腾也行。

最后,个人的一点小心思,我想提高知识图谱在大家心目中的分量。很多人都说知识图谱在双链笔记中是没有用的,这是共识。我想可能是共识吧,但共识也不一定是对的。双链笔记、知识图谱明明是同时推出的,奈何双链越走越远,图谱反而停滞不前。我依然记得之前在 obsidian 群里潜水,看到群内一个叫 佛智 大佬用 obsidian 构建属于自己专业的中药学图谱,让我大为震撼。他详细的讲解了他构建图谱的作用,各个节点的组织井然有序,不同节点的组合下代表着不同的信息。群内很多成员也构建了自己的知识图谱,释放双链笔记图谱的力量——KG 笔记法 - 知乎 (zhihu.com),这是 ryooo 大佬关于自己图谱构建的心得,我个人认为这个方法并不适合我,但对于图谱的作用他进行了很好的说明。在之后我看到了不同成员对图谱作用的不同实践,有用来构建人脉管理、知识管理、历史人物管理等等。再次强调图谱有用,图谱很重要!感谢大家的观看,谢谢大家。

相关帖子

欢迎来到这里!

我们正在构建一个小众社区,大家在这里相互信任,以平等 • 自由 • 奔放的价值观进行分享交流。最终,希望大家能够找到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成长。

注册 关于
请输入回帖内容 ...
  • fangly
    订阅者

    不知道你是在哪个地方看到“思源笔记要取消文档树”这个观点的,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提出这个观点,文档树作为思源和 rr、logseq 的不同点之一,我始终认为文档树是不能取消的,包括思源特有的“靠笔记本释放性能”等功能都要靠文档树功能来支持

    文档树和 MOC 都是自顶向下结构化管理笔记的方法,两者可以在不同的角度进行笔记的结构化管理

    详细案例和相关讨论可以查看 思源第一次双链实践交流会讨论区 下面的回帖

    1 回复
    2 操作
    fangly 在 2022-04-25 12:04:26 更新了该回帖
    fangly 在 2022-04-25 12:02:16 更新了该回帖
  • 其他回帖
  • fangly
    订阅者

    典型双链笔记软件类似 roam research、logseq 都是没有文档树的,因此主要使用 MOC 的思想进行自顶向下的文件管理,而思源里面是有文档树的,因此可以有不同的方法。

    但因为有很多用户是从传统笔记软件中转过来的,因此文件夹分类的思想根深蒂固,对于一些新的方法可能会难以接受,因此需要让大家跳出舒适圈,尝试一些新的方法,在视频下面我也放了一个挑战:

    • 3 天的时间(最好能尝试更长时间)
    • 忘记文档树、忘记标签树,当做这两个功能不存在,完全使用双链构建笔记系统
    • 把所有内容都写在 daily note 中,并且 daily note 中通过列表写笔记

    3 天过后,开始思考重构自己原先的笔记系统,这时候对 MOC 和文档树的理解会和之前不一样,这时候可以尝试将 MOC 和文档树进行结合使用,也希望大家能多多分享自己如何将文档树和 MOC 结合的案例,可以一起讨论,事实上,我在去年也是将 MOC 和文档树结合使用管理知识体系的,但在今年对文档树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在文档树上只进行时间层面的分类,在 MOC 上进行知识体系、时间管理等层面的分类。

    关于图谱,我自己的研究方向和知识图谱有一定关系,知识图谱领域主要研究内容有两个:① 构建知识图谱,这是起点,后续应用的基础;② 将知识图谱和其他技术结合进行应用,例如利用知识图谱增强预训练语言模型,利用知识图谱增强推荐系统,利用知识图谱增强机器翻译,知识图谱本身是没有明显的应用价值的,需要和其他技术结合。

    而在双链软件中,很多人将重心放在了知识图谱的构建上,而且将知识图谱的构建当成了终点,而事实上,这只是起点而已,真正有价值的是如何让构建出来的知识图谱能赋能知识管理,这个难度非常大,我目前唯一看到的类似应用就是学术图谱在文献挖掘等领域的应用,但它是以文献、学者、出版地点等实体作为节点,这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粗粒度,而笔记内容是非常细粒度的,我目前还没看到将知识图谱和细粒度笔记管理结合的算法或应用。

    2 回复
    4 操作
    fangly 在 2022-04-25 14:06:24 更新了该回帖
    fangly 在 2022-04-24 14:44:35 更新了该回帖
    fangly 在 2022-04-24 14:36:42 更新了该回帖
    fangly 在 2022-04-24 14:35:04 更新了该回帖
  • GloR 2 赞同

    非常赞同作者。
    我是不愿意放弃文档树的,文档树 + 网络结构 相得益彰、得心应手。

    每个人的知识管理方式都不同。想放弃文档树的可以自行放弃(把文档树直接隐藏即可)、也可以自由反对,但不要试图从软件中抹杀这个功能,从而变相强制别人也放弃。

  • rumengsiji
    订阅者 作者

    我本意并不打算发一篇这样文章,我在 23 号会议反对了演讲人的一些观点,给出了自己的意见,遭到一些听众的质疑,于是我在会议上回复会单独开篇文章解释我的观点,于是有了这一篇文章。
    下面是会议聊天记录。 image.png

    1 回复
  • 查看全部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