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想1

lixiang810
关注
37684 号成员,2018-12-23 17:33:55 加入
564
个人主页浏览
48h30m
在线时长
我们致力于了解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 We must know. We will know.
  • 请问如何避免页面加载后 Vditor 自动获取焦点?

    2022-01-17 14:31

    似乎和浏览器有关。Firefox 有这个问题,Chrome 内核的浏览器没有。

  • React Vue Web 前端主流技术栈⽐较

    2022-01-14 17:09

    关于 vue 和 react 在 npm 上下载次数的不同这一点,实际上是不够客观的:

    react 的使用者几乎都需要搭配 npm 和 bundler,而 vue 的使用者常常是从 jsdelivr 之类的 cdn 上使用 vue 的 umd 模块。这就导致两者在 jsdelivr 上的统计与在 npm 上的相反。但 jsdelivr 上的统计又难以区分用户和开发者。

    我认为比较客观的是按尤雨溪说的,从浏览器应用商店上对比二者的开发插件下载数,从而对比二者的开发者数。尽管如此,vue 的扩展是“一站式”的,而 react 的扩展却不同——React 和 Redux 是两个插件。

  • React Vue Web 前端主流技术栈⽐较

    2022-01-14 16:57

    对于“antd 降低学习成本”,我有不同意见。material-ui 在易用性上是超过 antd 的。至于我为什么黑 antd,抛开 GitHub 被盗、圣诞皮肤这些老生常谈不说,简单给个图:

    bundle 大小

    • antd 没有使用 css-in-js,而是要求用户全局引用其 css,无法 tree-shaking,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体积浪费。它的未压缩体积甚至大于我们的 js bundle。
    • antd 强依赖于过时的 momentclassnames 这两个库,导致整个项目必须保留 node_modules,无法使用 yarn2 的特性。
    • antd 不符合 React 的使用规范,它的 notifications 可以在普通代码里引起 React 的组件渲染,而这是 React 规范所不允许的。尽管在一些时候我们会觉得很方便,但这样的代码按规范应当是 custom hooks(以 use 开头的函数,只能在 React 组件或其它 hooks 中被调用),否则容易引起难以察觉的问题。React 也要求我们 确保组件的状态逻辑在代码中清晰可见
    • 还有就是丑,设计语言不完全统一。当然这一点比较个人。
  • Vditor 如何离线使用,求助

    2022-01-09 19:35

    我记得 Vditor 依赖 lute,lute 是通过 GopherJS 编译成 js 的,体积确实不小。

  • 请推荐 Windows 上备份思源笔记的方案 【已解决】

    2022-01-02 10:46

    btrfs 是一种文件系统,可以实现你的需求,但是我没用过,只知道可以用

  • 最好用的 5 款 React 富文本编辑器

    2021-12-19 22:45

    Vditor 也可以在 React 里用,有现成的组件,也可以自己包装

  • 还在一行一行删除 console.log 代码 ? 算了,瞎写吧!

    2021-12-16 14:31

    还可以拿 ESLint 解决

  • 请推荐 Windows 上备份思源笔记的方案 【已解决】

    2021-12-08 10:52

    一个很激进的方案:btrfs

  • 求推荐一个 Linux 发行版,有以下几点要求

    2021-12-02 19:57

    不建议用 Fedora,它是 Red Hat 的试验场,啥实验性技术都往上面丢。

    你可以试试 Debian unstable(系统更新的时候记得用 aptitude 而不是 apt,不然容易挂),或者 openSUSE。图形化这一块,openSUSE 做得是最好的。唯一的缺点是基于 RPM,可用的软件包比较少(可以用 nix 作包管理,但那样又没图形界面了)。

  • vditor 怎么在 vue 中的替换 tui-editor 无法渲染啊啊啊

    2021-11-17 16:30

    在初始化时应该可以传参进去,从而指定地址

  • 还在使用 jquery 前端能否用 vue 逐步替换呢?

    2021-11-09 18:11

    但从抓包来看,sym 应该是没做前后端分离的,至少存在不少的 SSR。这种情况 jq 够了,vue 不会带来多显著的性能提升。

  • 看了我来的更新说明,我就彻底放弃了

    2021-11-09 17:42

    去中心化的东西有很多,但基本有实时性不佳的通病。作论坛和资源分享还凑合,弄 IM 就很麻烦了。

    在去中心化和中心化之间还有个邦联化(典型如 mastodon 和 XMPP),但邦联化的社交网络想要中心化是相当简单的事情:一个节点只要积累了足够的流量,就可以屏蔽掉其它所有节点,圈地自嗨。

    个人认为,现有的这些去中心化应用存在的意义,是当那些有“更好体验”的软件们开始做恶时,人们能有掀桌的权利

  • 看了我来的更新说明,我就彻底放弃了

    2021-11-08 21:28

    我说的"公共"不是与"私密"相对的,而是偏重于讨论规模上。他们不希望有大规模的讨论和意见交换,他们致力于让个人原子化,从而实现最完美的收割。

    本地化是不够的,因为仅进行本地化带来的是原子化。我们需要的是去中心化的无审查社交平台和去中心化的内容分享平台,这样才能让个体摆脱原子化状态。

  • 发现一款软件内含思源笔记功能

    2021-11-08 10:28

    SEO 而已

  • 看了我来的更新说明,我就彻底放弃了

    2021-11-08 10:25

    当局致力于摧毁所有的公共空间,所以一旦你的软件可以形成一个公共空间,就要面临无穷无尽的审查。不想要这个麻烦,就不要让你的软件具备发布类的功能。

  • 19 岁,删掉了我 5 年的项目,写了她

    2021-11-02 08:36

    是 nexmoe 大佬

  • 实践中对双链和写作的一些思考

    2021-10-10 13:11

    和泉万夜……他在 Euphoria 里的表现实在一言难尽,把白夜凛音的剧情完全写崩了

  • 宣传一下和朋友一起写的 electron-qq

    2021-07-13 07:53

    这项目应该只有很小一部分是 ts,因为作者是后来学的。

    还有个问题,就是 ChatView.vue 过于复杂,组件分离得不够。原因在于作者不会 Vuex,没法高效搞双向数据流。

  • GitHub 榜单

    2021-06-19 19:07

    我的 repo 似乎也没被拉取

  • 学校的小事

    2020-12-25 19:56

    是的,哈哈。这篇文章写在我校出名以前。

    这篇文章写出来之后我校就干了更过分的事情:保安把外卖员抬出学校,而且不止一个。口角不会少,肢体冲突也有,然后就在知乎热榜上挂了整整一天。

  • 请问思源笔记支持手机端吗?

    2020-12-25 10:05

    electron 整手机好像挺简单吧,就是 git 比较麻烦

  • 来吧少年大声喊出你记忆深刻的口号

    2020-12-22 16:59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深圳特区

  • 各位现在还有看书的习惯吗

    2020-08-23 21:25

    初高中的时候,特别高中的时候,上课困了就看书,而且啃大部头。

    现在的结果是我马原前半部分应该不用上也会了,和人侃大山能侃一整天。

    但高考完之后天天能摸到手机电脑,看书真的少了。

  • 做了一个 FFmpeg 的 GUI 工具,不知道起个啥名

    2020-08-13 11:21

    FFmpeG

    FFmpeg 中的 mpeg 是 Moving Picture Experts Group 的缩写,这里这个 G 是 Graphic User Interface 的缩写

  • 追求来的自由 vs. 自由的气质 —— 高中记 1 兼德国游记

    2020-07-22 23:29

    为了不显得与这随笔太突兀,我这篇文章特意避讳了我惯常的阶级分析 / 身份分析方式。然而这样一来文章又失其深刻,想表达的内涵隐而不显。不过相应也有好处,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再补充解释一下文中:

    班主任口中虚伪的集体概念

    “校服是贵校早就摇摇欲坠的虚伪的‘集体主义’的最后的遮羞布。”

    这两句话,以免引起对我立场的误会。

    这两句里面的集体都指的是虚伪的集体,第二句里面的“集体主义”特意加了引号以特意与真集体主义相区分。

    我为什么说班主任说的集体是虚伪集体、学校的“集体主义”是虚伪的集体主义呢?因为班主任口中的“我们班”没有指代班上的任意个体,也没有指代它们的集合,而只是存在于班主任口头上与想象中,只是一个组织工具,没有“人的集合”的味道。同理,我从左翼原典(尤其是毛选)里接受的真集体主义,讲究的是 个人 奉献集体集体 帮助个人,彼此对彼此 负起责任。出现冲突时,(可以时先进行讨论,)再以 少数 服从 多数 的方式民主地解决争端,在这个过程中贯穿的其实是 互帮互助的团结精神。而学校的所谓“集体主义”不同,讲究的是学生 集体 服从校行政 个人,在顶上的人无需 (政治概念,这个“对”是政府 人大负责的这个 )集体的任何意见负责,而 集体 却需要无条件 服从 在顶上的 个人,这样的“集体主义”毫无集体主义可言,只是为学校专制披上虚伪的面纱,还是特别拙劣的那一种——稍微清楚集体主义到底是什么的人都可以轻易拆穿校行政的谎言。

    而我为什么说“集体主义”摇摇欲坠呢?因为其实我们这代人,特别是我所在的这所广东省重点中学的同学,都相当自我,即使是“沉默的大多数”对学校的无理规矩也是消极抗拒(校长所谓“点一点就动一下,不点就不动”)的,而我这种激进分子当然是积极抗拒的。以往百试百灵的借口突然间就被问了无数个为什么。于是“集体主义”早就摇摇欲坠了。

    至于校服作为最后遮羞布,是因为往届学生除了校服以外还可以穿班服、学生会会服、团委会服等,而我们这一届开始只允许穿校服。校长如是说:“穿校服是 x 中学生的天职”,硬问理由也就是所谓“便于管理”(再补充一下,原本的服装方案里就不存在什么攀比,因此不存在“杜绝攀比”这个说法)。我看来是侵犯学生的自我边界,从而更好地把自我压碎,让人服从于虚伪的集体。然而与潮流的抗争注定是徒劳的,自我的学生不会因为多一条强制性规矩就不再自我。

    至于我的个人主义,其实只是真集体主义大同没有到来(抑或已经逝去,左右两翼对此见仁见智)之前,以个人主义对抗“集体主义”的小康之道,其实作不得数,我心肠应该还是比其他同学热一些的。

  • 追求来的自由 vs. 自由的气质 —— 高中记 1 兼德国游记

    2020-07-22 22:56

    18 年 6-8 月出名的左翼运动就一个,不打算多说。说多了杀头,那个论坛已经被查了水表。(笑)

    我文中,“争来的自由”,是指对所有“规矩”都问一遍为什么,然后突破一些本不该成为规矩的规矩,从而使自己的意识有更好的发挥(更好地进行实践)。

    而“自由的气质”则跳过了上述步骤,而是凭着直觉就能分清规矩的正确与否。不过,A 君说“有种收钱没种受吵”云云,我看来不属于自由的气质,而是属于“发出自己这个身份的声音”。A 君自由的气质体现在其他事情上。但 A 君所述并非在所有政治立场者看来都不正确,我觉得自由意志主义者和无政资(Ancap)会赞成他的说法。另外他的话其实朴素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从经济出发解构旧秩序”的思想,但他说的不是“应为”(应该的)状态,而是“实为”(实际上的)状态,因此他这样相当于把当前的现实直接甩我脸上,我现在也不大开心。他是以非无产者立场对我输出,践踏了我的一些理想。

    A 君的确经常出国,但也都只是旅游,他的气质完全是他家庭养成的。嗯,他是富贵家庭,暴发户型。我则是知识分子兼官僚世家,但父亲时家道中落,现在只属于知识分子家庭。带着这个身份再看一遍,应该就懂文中我和 A 君的所思所为了。

    多说一段(这段与正文无关),现阶段我对自由意志(不是自由,自由意志是自由词义里的一个)的定义是从类亚里士多德哲学出发的:“凡无因而有果的事物即自由意志”,这个定义上现在应该没有人有自由意志,和马先生的思想也是暗合的(所谓“阶级社会即必然王国”)

  • Solo v4.3.0 发布预告,即将彻底移除本地评论系统

    2020-07-13 10:55

    关注后续发展。

    未推送文章我暂时用 HashOver 充数。有后端评论系统里做得相当好的一个。valine 因为部署需要身份证所以不考虑,gitalk、vssue 倒也可以用用,但我博客的访问者并不都有 github 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