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雅集】42

还有两周就要中秋了,我们的节日越来越没有意思,那只是因为我们越来越没有意思。

人的有效年龄不过二十年,此后所能看到的都是衰败,堕落。

过去结婚后才有死鱼眼,现在不结婚也一样的。所以曹公用结婚分界,仅仅是因为大清十四五就嫁人。老女人的确是可憎的,老男人也没有什么可喜的。老,本来就是恶心的,比死还恶心。生命毫无意义,因为死亡存在。随着女权的兴起,我们迫切的需要基因智能,在当前的社会,你怎么可能把女性当成生孩子的机器呢?以往对抗死亡的方法既然已经消灭,那么人的意识形态也必将重组。男本位的结束,终于带来了人类的公平,女儿国通过 GI 也可以延续。世界本身就是一个骗局,当我们终于明白了人生的荒唐,我们就不在为自己的善良买单。时间过得很快,心态终于改变。渣男渣女的套路我们也全部照搬,应聘辞职的玩法我们也悉心掌握,疯狂打野不参团我们也坑杀队友,冷漠无言不回应我们也不要和睦,无论在哪里我们都占尽便宜,我们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们走遍全球,只为了报复。

仇恨和军国,古兰和圣教。

从游戏中就能体会心态的崩溃,现实和游戏更是相差无几,烦躁的情绪大多都是别人引起,而内在却是由于对公平的向往。就如每次沟通都以不解决问题结束,游戏也是一样,每次都以自己拼命队友狂送结束。了解游戏,也就了解决战,再好的牌也可以送到输,本来世界就是这样的,守恒的定律永不破灭。对于个人来说,他所处的阵营才是重要的,可是他怎么知道站哪个呢?

怀才不遇大概都是这种情况,反过来说,遇的一定怀才也说的通。

再读创世纪,我们总算是明白了造人的莫名,神圣家族总是叫人感到困惑,怎么突然就出来那么多不知道哪里来的人 ❓

神竟然不是唯一 ❓

心中压抑之时,倍感无助可怜,对于这样的人,唯有主,是他的家,而他就如一只绵羊,迷失在返程的路上,永远回不到他来的地方。

神的对立面神也没有消灭,神也不能净化整个世界,所以经典就是经典,说得通的都是经典。

🙋

藕官冷笑道:“有什么仇恨?他们不知足,反怨我们了。在外头这两年,别的东西不算,只算我们的米菜,不知赚了多少家去,合家子吃不了,还有每日买东买西赚的钱在外。逢我们使他们一使儿,就怨天怨地的。你说说可有良心?”春燕笑道:“他是我的姨妈,也不好向着外人反说他的。怨不得宝玉说:‘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这话虽是混话,倒也有些不差。别人不知道,只说我妈和姨妈,他老姊妹两个,如今越老了越把钱看的真了。先时老姐儿两个在家抱怨没个差使,没个进益,幸亏有了这园子,把我挑进来,可巧把我分到怡红院。家里省了我一个人的费用不算外,每月还有四五百钱的余剩,这也还说不够。后来老姊妹二人都派到梨香院去照看他们,藕官认了我姨妈,芳官认了我妈,这几年着实宽裕了。如今挪进来也算撒开手了,还只无厌。你说好笑不好笑?我姨妈刚和藕官吵了,接着我妈为洗头就和芳官吵。芳官连要洗头也不给他洗。昨日得月钱,推不去了,买了东西先叫我洗。我想了一想:我自有钱,就没钱要洗时,不管袭人、晴雯、麝月,那一个跟前和他们说一声,也都容易,何必借这个光儿?好没意思。所以我不洗。他又叫我妹妹小鸠儿洗了,才叫芳官,果然就吵起来。接着又要给宝玉吹汤,你说可笑死了人?我见他一进来,我就告诉那些规矩。他只不信,只要强做知道的,足的讨个没趣儿。幸亏园里的人多,没人分记的清楚谁是谁的亲故。若有人记得,只有我们一家人吵,什么意思呢?你这会子又跑来弄这个。这一带地上的东西都是我姑娘管着,一得了这地方,比得了永远基业还利害,每日早起晚睡,自己辛苦了还不算,每日逼着我们来照看,生恐有人遭踏,又怕误了我的差使。如今进来了,老姑嫂两个照看得谨谨慎慎,一根草也不许人动。你还掐这些花儿,又折他的嫩树,他们即刻就来,仔细他们抱怨。”

  • 游戏

    沉迷游戏伤身,强撸灰飞烟灭。

    154 引用 • 785 回帖

欢迎来到这里!

我们正在构建一个小众社区,大家在这里相互信任,以平等 • 自由 • 奔放的价值观进行分享交流。最终,希望大家能够找到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成长。

注册 关于
请输入回帖内容 ...